私人侦探

南昌侦探调查公司弟弟还是经常回家来闹

父母就生了我和弟弟姐弟两人,原本我们该是这世上最亲的人,可因为某些原因,我们俩却几乎成了仇人,没了来往。我很恨弟弟,恨他的绝情,更恨他是如此地不要脸。南昌侦探调查公司弟弟还是经常回家来闹,我们家并不富裕,是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庭。父母都没有正式工作,靠给人打零工为生。为了缓解家庭的困境,我读完初中就辍学出去打工了。

那几年里,我赚的钱大部分都寄回家了,父母用那些钱给家里重新建了楼房,添置了不少新家具,其余的攒着准备给弟弟结婚用。他们想把弟弟培养成大学生,可惜弟弟是扶不起的阿斗,根本无心学习,读完高中就不肯继续读了。

二十四岁那年,我在邻居的撮合下嫁给了邻村的老公。而那时已经二十二岁的弟弟还没有一份像样的工作,整天这里跳哪里跑的,让人颇感无奈。又过了三年,弟弟要结婚了。女方那边又是要买房又是要彩礼的,可把我的父母差点给逼死了。父母拿出毕生积蓄,我又给他们凑了五万,才算搞定了房子的首付。之后,父母还准备和亲戚们借钱凑彩礼,只是谁知就在这时,我的父亲查出得了癌症,已经是中晚期。

医生说如果动手术的话可能有一线希望,不然只能等死,但手术费至少得先准备二十万。虽然希望渺茫,我们还是想搏一回。只是这样一来,弟弟买房结婚的事就只能推后了,但是也是别无选择的。谁也没想到,在这样的危难时刻,弟弟竟然拿着家里的全部存款跑了。任我如何给他打电话求他,他都不肯把钱拿出来。终于,父亲因为没钱动手术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虽然给父亲动了手术也可能是人财两空,但我却无法原谅弟弟。

弟弟拿着钱在城里买了房,也和弟媳顺利结了婚,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了。母亲因为父亲的去世倍受打击,精神状态一直不好,我想把她接到我家去住,但她就是不肯,我便只能每天回去看她。今年,我的娘家要拆迁了,弟弟不知从哪儿得知了这个消息,没过几天就从城里跑回来要分补偿款。如果他回来是看母亲的,我也愿意分他一点。可他没有,一进门就问分了多少。

我对弟弟真是心寒透了,宁愿自己没有他这个弟弟。母亲想他都快发狂了,经常在嘴里念叨他的名字,他却如此狠心,想想我心里都是气。我不想让母亲知晓这事,直接将弟弟轰出了家门。最近弟弟还是经常回家来闹,他还说我是个女孩子,凭什么得拆迁款,那些理应都是他的。我伺候了母亲这么久,未来还会继续下去,我就不懂了自己为什么会没资格得钱呢?现在弟弟天天来吵,还说如果我不给钱他,就要和我打官司。

 

原文出自:http://www.ncsjzt.cc/sirenzhentan/1264.html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手 机:

微 信:

联 系:

地 址:南昌市西湖区抚生路1166